EK看世界|早市中的旅行

2016-01-20EK空调

 
  作者:莲花素手
  
  每次旅行到一个地方,我都有早起逛当地农贸市场的习惯,我喜欢看天渐渐亮起来,太阳的光雾里忙碌的车辆,忙碌的小贩们在把各种新鲜的蔬菜、鱼虾肉等卸在市场的各个摊点,昨夜清扫干净的市场,陆续有了新的生气,陆续有了市民前来买菜买肉,一天的鲜活从这个热闹的地方开始。
图片5  
  每个城市的农贸市场都各有特色,却有着相同的活力,各种家禽、鱼肉和码放整齐或论堆摆放的蔬菜,都彰显着摊主这一天收成的希望,还有家家户户餐桌上美味家食的变幻。我并不买任何的东西,但却几乎每次都近乎虔诚地观看着买者买者的表情,他们每次的讨价还价,每次的成交,也包括打趣或者着急的对话,都混合在早市的气味,陆续凝定在我的记忆中。
  
  不同的地区,这些记忆中有不同的味道。成都,我记住了一个卖折耳根的摊贩,他鲜灵灵地卖着他的折耳根,还用川普告诉我这个菜的好处;广州,早市里对于肉类的小块分割,一点点肉,几个鸡翅,一小片鱼,都可随意买,让北方的我,惊奇于南方人的细致,买这一点点的,回家也就煲个汤的量,就足够了,何须大块买回家? 广州最让我感觉温馨的还有早市门口卖花的随意,也许花城的花本身是很富足的,在早市的门口,各种开放灿烂的鲜花随意地摊开放着,买好菜的人们出来,随意拣几只花,交几元钱,就夹在腋下晃回家去,那种街边的随意美图,让诗情画意的我生出几多感慨,若在这样的城市,做个布衣女主妇,每日早晨,单就是这随意买几朵可心的花,摘几样小菜,一条鱼,烹个清爽的午餐,就觉生活里每日的小幸福,哎,想想都美哉。
图片6  
  这爱好到了国外,也依然坚持。记得当年去芬兰的赫尔辛基,我问芬兰贸促会的朋友安娜,哪里的清晨最富有活力,她推荐我去海边市场。那一天我早早起床,在赫尔辛基清澈的早晨,慢跑一路,去了海边的早市,为了记住那个时刻,我在一辆放在海边栏杆旁的自行车旁托路人拍了张照片,那时的天还未亮,星星点点的灯光若隐若现。后来,阳光从海上慢慢地放亮,有轨电车在这个市场所在的小广场上咣里咣当地拐弯,胖胖的芬兰大妈围着围裙开始在码头看着卸鱼的船,一箱箱活蹦乱跳的各种各样的鱼,泛起阳光的折线。
图片7  
  我太喜欢这种定格的图画了,我欣喜地看着人们忙忙碌碌地,放佛这些鱼都是我的收成;我开心地在各样小摊前晃来晃去,仿佛我是隔壁摊主家的女儿,一会儿跟一个卖毛绒帽子的帅哥瞎套磁,我说英语,他说芬兰话;一会儿我又去卖小油画的大妈摊上,告诉她我喜欢这幅,也喜欢那幅,大妈比划着告诉我,那些精致的小油画,都是她自己的作品。我超级惊艳,那些小画非常的简洁,但漂亮无比,我买了几幅,其中有画着芬兰的国花小铃兰的,优雅极了。
图片8  
  那种让我兴奋,让我开心的逛摊的独特感受,至今想起仍然非常的满足,我会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,为着我生命之中的某一个活力的清晨,跟这些日夜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所共有的那一刻,没有猜忌,没有防范,他们在兜售生活,而我的天真可以一览无余地释放。
  
  多少年过去了,各地早市里那种极致的美,独特的瞬间,在我的眼里可以胜过多少唯美的精致所在。体会各地人们,最普通民众的琐碎生活,从跟着他们开始新的一天而记忆深刻。
图片9  
  我爱生活,爱旅行,爱旅行中这些早市里的片刻时光,爱生活着的人们所坦露在清晨阳光之中的鲜活。

上一篇: 匠心生活|月光浴

下一篇: EK看世界|沙湾古镇微游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