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K看世界|南京-铁轨的记忆

2016-01-20EK空调

  作者:莲花素手
  
  这是一段匆忙只有1.5个小时的迷你旅行。
  
  一叔开车从南京的西边跑到东边接了我,然后奔20多公里外的一个被称做“爱情隧道”的铁轨景致,这段铁路因两侧近距离种了些较为矮小的树,这种树的独特在于自树根开始沿着树干都有叶子,直到树梢,若有一段上端树梢弯曲,则两侧几乎搭接,从某个角度看去有精灵树洞的感觉,便可觉得美。
  
  一叔更喜欢这里在相机里定格的独特,虽然前一段他已来过,但依然抢时间特别开车带我体验。我的会议活动一直到下午三点才结束,坐上一叔的车从钟山风景区飞速地开出,下午的阳光已一点点西斜。
  
  到达了铁轨道口,这里其实不是景区,而是平常日子里人们并不关注的普通铁路道口。依然有人看守,有栏杆落下,沿一个方向,可以远远的看见有一些人在铁轨上走,再远是一片树林,秋暮时分,竟然还是有些浓绿,一叔说,比起前一阵子,还是落了很多叶子了。
QQ图片20160120094758  
  我就想起有关铁轨铁道有很多儿时的记忆,我们也沿着铁轨一直往树木多起来的方向走,于我而言这还是新鲜的感觉。落日前的太阳,略红的光,铁轨上有弯曲处,就有光束隐约,走一会儿铁轨失去一会儿平衡,走枕木上则迈开步跨越,想着也许火车从后边来追了,便有很多思绪旋起来。
  
  铁路、火车、铁轨、枕木,这些总会让人有穿越感。我跟一叔说起了我中学门口对面下个坡就是运煤的铁路,有5、6条,下学了,淘气的男孩子们,总是跑下去穿越铁轨玩儿,有的甚至顺躺在枕木上,等列车呼啸而来,再比赛撤离的速度,每次这样的举动,都让围观的女孩子尖叫不已,这大约是记忆中最深切和模糊的片刻,后来被学校发现严格制止。
  
  我说着这些话,一叔会让我随时停下,让脸去找慢慢冷下去的阳光,他特意背了沉沉的大相机,带了长焦,期望帮我拍出远远树洞的感觉,还有铁轨上行走或者斜坐的我。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、拍着,有段记忆快速闪回。
  
  高中时我有个白姓同学,他家住在一个郊县,每周坐火车回家,平时寄住在班里的一个同学家。他属于寡言的孩子,但学习很好,他父亲对他寄予很多期望,曾在家长会后跟我们讲了他自己对大学的渴望。高二的下学期白姓同学寄住的那个同学参与了偷盗自行车的活动,喊他下楼去帮着望风,那个同学学习不好但古道热肠像个大哥,他不好拒绝就下楼在楼转角站了一会儿。那场盗窃后来被派出所破案,警察来学校调查,找白同学谈了谈话,那天正好周末了,谈过话他收拾书包去了车站,等他惯常坐的那趟火车,当火车徐徐进站时,他在第九节车厢链接处,钻入了车下,将自己的生命终结在17岁。
  
  那时电视里热播的电视剧《安娜卡列尼娜》,正演过了结尾,安娜选择终结自己生命的办法正是这样,让火车碾过自己的身躯。
  
  我们的青春记忆在高考前因此烙刻上铁轨的记忆。多年过去记忆里很多同学面容模糊,但白同学的脸我记忆犹新,甚至他与马克思同日生日也一直记得,虽然记得,但是多年来却也很少回想起这段黑色的记忆。
  
  那时我天真的想,若那时候,我是他的好朋友,也许可以分担他内心的恐惧,也许他不会断然对自己下手,学校和家里一直是好孩子的身份、他父亲的期望,这些于他都是沉重的压力,在他那么爱自己荣誉的挣扎中,他只因片刻的失足,就承受不起,但是他一定犹疑困惑,难于抉择,第九节车厢的选择,那一闪而过的时间,于他一定如过了千年。
  
  这些沉重的铁轨记忆我没跟一叔说,只是他在让我坐在铁轨上摆拍照片时冷不丁说了一句“你应该手捧一本《安娜卡列尼娜》,就更有味道了”,瞬间让我思绪穿越,那段有关白同学与铁轨的记忆电光火石地闪回,多少纬度的情景重叠在一起,只需要也许万分之一秒的刹那,出现在脑海里。
  
  这一定是有同感的瞬间。一叔想起的是温馨的家庭记忆,他说起原来小时候跟父母住在火车道附近的单位宿舍,每次回家要穿过几条铁路,妈妈有一次习惯性地走铁轨枕木中间,走了一阵子不知为啥突然离开轨道迈向旁边,一阵子的空白,后边有一辆火车飞快驶过,妈妈被吓了一跳。
  
  我和一叔对于这样的事唏嘘不已,我自己也有过瞬间决定,逃过生死一劫的经历,一叔说那你们都属于老天眷顾的人,大难躲过,必有后福。
  
  就这样聊着、走着、拍着,其实铁轨被绿树包围的一段并不长,但是也有不少人沉醉在景致之中。走过去的路上遇到两个姑娘,让一叔帮着她们拍合影。一叔这个专业摄影家将自己的相机挂脖子里,拿着姑娘的小派耐心的让她们摆姿势,姑娘两个相对坐在铁轨上,假装深情相望,背景是延伸的铁轨在绿树夹道中远去。
  
  青春岁月的记忆在她们新年轮上烙印,看着她们放松地在铁轨上摆着各种姿势,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:“记得那时好时光,你爱聊天我爱笑”,我们这个年纪再来铁轨上,回望所来路,已是苍苍横翠微了。
QQ图片20160120094807  
  太阳在4点15分时已经如昏昏欲睡的人,半闭上了眼睛,来时遇到的修铁路的工人们已经沿着铁轨走没影了,我们开始往回走,铁轨中遇到的一对长发姑娘,她们用单反相机,在即将落下的阳光里,一个姑娘横躺在铁轨上,另一个姑娘则为她弄好头发再拍照,拍好后两个人挨着坐在枕木上,翻看刚拍摄的效果。我们路过她们身边,回头看她们的背影,前面轨道延伸进树林的怀抱,又是一幅美图,一叔举起相机,瞬间即刻留下,不知这片子能否意味深长。
  
  一对小情侣手拉手走在铁轨上,姑娘携带亮绿色旅行箱被小伙子拎在手中,我们刚刚在拍摄途中遇到他们,赞叹他们道具真好,跟铁轨的合影,旅行箱的味道最贴切,一叔说,真像没钱买票,要沿着铁路一直走,我们嬉笑不已,那姑娘很认真的造型,又是一幅意境画面。
  
  尽管我们往回走的速度飞快,但我还是借了姑娘的旅行箱,也拎着假装拍照,我穿的白衣黑裤,围着很复古的格子围巾,他们三人说:别笑,要像真的告别、要离开、要有不舍。我忍不住,即使闭上嘴锁上眉头也难使愁云上心,小伙子笑着说把围巾收收不要那么现代,紧紧围住脖子才更像三十年代的人。他那么年轻竟然懂得三十年代的范儿,眉目间是干净的笑容,让我想起30年代的白衬衣儒雅小生。
  
  好看的他们走远了,拉着手,提着亮绿的旅行箱,肩并肩走在铁轨上,一叔用长焦把他们定格在相机里,感慨地说,浪漫还是跟年轻最配。
  
  我们其实也在追赶逝去的青春,憧憬我们完成人生重任之后留给自己享受生活的未来,这个忙里偷闲的小小旅行只有一个多小时,丈量了这段据说南京最美最浪漫的铁轨。这里是一个企业运输物资的在用铁轨,每天只开行两趟,因被发现在绿树拥抱中的一段而吸引人来拍照,来这里转转的人,有些情怀在里面,我觉得我们也在追求生命中的奢侈。
  
  万千的思绪于迷你的微小旅行在记忆的天空中闪亮地划过,我们飞车向南京南站飞奔,南京南站建设的气势恢宏,高高在上,在黄昏蕴起的轻雾中仿佛是空中的一个出发点,有嵌入的穿越感。我飞快地跟一叔说再见,飞快地奔跑进站,差十几分钟开车的高铁将载我回家。
  
  铁路、火车、铁轨的记忆总是伸向远方,离开是去一个目的地看望好朋友,返回是扑回自己温暖的家,铁轨无论伸向哪一端都是期盼,这应是最浪漫的享受,有着无惧岁月的雍华。
  
  -记于南京南到北京南G20

上一篇: EK看世界|余荫山房记

下一篇: EK看世界|云端之上